今天晚上製造部聚餐,我很厚顏的跟著去了,還是給Rock請XD~

氣氛倒是還蠻開心的,其實下了班只要別提到公事就會快樂很多~~~



早上上班其實還蠻倒楣的

本來起了個大早,想說可以很順利的在8:20分以前到公司開早會

結果下樓的時候不小心在樓梯口跌倒

想把襪子脫下來看看腳有沒有怎樣,結果好痛,脫個襪子還要花一些時間

才發現原來大拇指的指甲翻開了,因為勾到襪子所以脫起來要小心,不然扯到會很痛

然後只好趕快打給Ryan跟他說我會晚一點到

趕快把多餘的指甲剪一剪,想說處理一下,結果家裡連OK繃都沒了

所以傷口沖一沖水,穿著拖鞋就趕快騎車去公司了 (拿公司的OK繃來用XD~)

到公司已經遲到7分鐘了,所以應該會被扣補休吧

只是不知道怎麼扣?半小時?一小時?

唉,隨便它吧~~~



只是到了公司要進去驗沒驗完的PET

所以趕快傷口包好穿上襪子,馬上就要換上無塵衣了

這時候就要慶幸好險無塵鞋大一碼,至少站著的時候比較不會碰到我的大拇哥~~~

可是在無塵室裡面走路真的超痛苦的,腳好痛



後來韓國人又進來,一下要協助這個、一下又要協助那個

語言也不通,就算金先生可以理解一些中文,但還是很難溝通

又有某個智障一直來亂,感覺超不好

後來金先生一直問我問題,但是韓文我也聽不懂

就很火大的跟他說,我聽不懂,聽不懂!



有時候會很沮喪,真的很難溝通

這根本不是我們的問題吧...

我只是個OP耶,我如果韓文英文那麼好,我來當OP幹麻?

我覺得我已經很努力的想要理解他說的話了

但可能我天生腦殘吧,真的聽不太懂

我只是要搞懂,這種Defect到底Pass還是NG?

金先生說Pass,我再問他真的Pass嗎?為什麼判定為Pass?總要有個原因吧

然後兩個人一直雞同鴨講



後來尹凡民也進來了,他有把金先生的問題傳達給我

我就問他一些判定方面上的問題,請他幫我翻譯給金先生知道

然後我才轉身忙一下別的事情,兩個人就不知道跑去哪了

我要的答案呢?答案咧?

踏碼的~~~



帶著兩個新人在產線裡面走來走去,三個人都是一頭霧水

我想我真的沒有獨當一面的能力吧

韓國人的一些舉動我真的猜不透,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新人的問題

Ryan跟大姐去忙interview的事情,雖然有留分機號碼,可是怎麼打都不通ˋ_ˊ

覺得今天都處在心浮氣躁的狀況下,很煩



本來今天要把剩下的4卷PET驗完,然後製造部又說要生產4卷

想說如果順順的做應該還OK吧

後來金先生說剩下的4卷PET不用驗,真開心~~~



而且今天製造部的韓國人生產出來的產品也不優

但我們不管是機台還是操作問題,做出來的產品爛就是爛,不能過就是不能過

遲遲沒辦法做出預定的數量

可是很G8的是最後一卷還是在下班時間以後才拿給我們驗

他們先去聚餐地點,我們還要趕快把那卷驗完

這樣子的情況...

我覺得我真的不敢想像以後



回到家,小腿整個很酸痛

想想又覺得很委屈,其實我很想問這幾天這樣下來,到底有沒有補休?

如果有,就算沒有排假,看到補休時數還是很爽

如果沒有,那就真的很誇張了



我不想被當成爛草莓,工作上一點不順就擺爛不做

所以...忍耐~忍耐~

希望公司別再凹很大了



    全站熱搜

    kago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