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董「依然范特西」第二首主打歌 ─ 夜的第七章

副歌部分是沿用周董之前替陶子寫的「兩個寂寞」副歌,所以旋律聽起來很熟悉

很好聽的一首歌,女聲部分是潘兒唱的




MV





夜的第七章

詞:黃俊郎 曲:周杰倫

1983年小巷 12月晴朗 夜的第七章
打字機繼續推向 接近事實的那下一行
石楠煙斗的霧 飄向枯萎的樹 沉默的對我哭訴
貝克街旁的圓形廣場
盔甲騎士臂上 鳶尾花的徽章 微亮
無人馬車聲響 深夜的拜訪
邪惡 在維多利亞的夜光下 血色的開場
消失的手槍 焦黑的手杖 融化的蠟像 誰不在場
珠寶箱上 符號的假象
矛盾通往 他堆砌的死巷 證據被完美埋葬
那嘲弄蘇格蘭警場 的嘴角上揚

(如果邪惡 是華麗殘酷的樂章)
那麼正義 是深沉無奈的惆悵
(它的終場 我會 親手寫上)
那我就點亮 在灰燼中的微光
(晨曦的光 風乾最後一行憂傷)
那麼雨滴 會洗淨黑暗的高牆
(黑色的墨 染上安詳)
散場燈關上 紅色的布幕下降

事實只能穿向 沒有腳印的土壤
突兀的細微花香 刻意顯眼的服裝
每個人為不同的理由戴著面具說謊
動機也只有一種名字那叫做慾望
far far ther far ther far far
ther ther far far ther far far

越過人性的沼澤 誰真的可以不被弄髒
我們可以 遺忘 原諒 但必須知道真相
被移動過的鐵床 那最後一塊圖案終於拼上
我聽見腳步聲 預料的軟皮鞋跟
他推開門晚風晃了 煤油燈 一陣
打字機停在兇手的名稱我轉身
西敏寺的夜空 開始沸騰
在胸口綻放 艷麗的死亡
我品嚐這最後一口甜美的真相
微笑回想正義只是安靜的伸張
提琴在泰晤士

(如果邪惡 是華麗殘酷的樂章)
我聽見腳步聲 預料的軟皮鞋跟
他推開門晚風晃了 煤油燈 一陣
(它的終場 我會 親手寫上)
打字機停在兇手的名稱我轉身
西敏寺的夜空 開始沸騰
(黑色的墨 染上安詳)

如果邪惡 是華麗殘酷的樂章
它的終場 我會 親手寫上
晨曦的光 風乾最後一行憂傷
黑色的墨 染上安詳



MV拍得很棒

周董越來越有當導演的架勢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goai 的頭像
kagoai

purple recollection

kago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